商会名家

商会名家

邹云光

大连新天百有限公司 董事长
“把小舢舨变成航空母舰”,这个比喻太形象了。邹云光的故事就是讲述了一个卖纽扣的孩子,变成了服装界叱咤风云的领军人物。从1983年起,他背着纽扣走街串巷推销,到1993年建立国内第一个国际水平生产线,使产值达到上亿元。他创造的传奇故事,就是一个人对梦想追求的过程,是信心的力量把一个人提升到无限高峰的印证。
钮扣大王的传奇故事
浙江人善于吃苦,敢为人先,具有积极开拓进取的精神。浙江人喜欢用自己的勤劳双手和智慧,去创造财富。因此,浙江省已经形成了举世瞩目、具有鲜明特点的区域特色经济。浙江人从培育市场起步,促进专业市场、特色产业和中小城镇联动发展,市场越做越大,产业越做越强,在市场竞争中显示出勃勃生机和强大优势。      —邹云光
每一个成功企业的背后,都有一位成功的企业家。
大连富伸服装有限公司董事长邹云光说:“我们要让‘卡洛佳’成为大连人自己的中国品牌和世界品牌。”然而,有谁知道20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卖钮扣的穷孩子”。
“卡洛佳”的成长过程也是邹云光的创业过程。
邹云光言谈举止真诚朴素,却处处透着睿智与大气,一如“卡洛佳”给人的印象。他让“卡洛佳”由小舢舨变成航空母舰,是大连服装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他用浙商宽广的胸怀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报效国家,回报社会,受到广泛赞誉。但面对我们的采访,他依然稳健、低调,并不愿谈及他本人。
他说:“我的名字叫卡洛佳。”
走南闯北  纽扣大王成就亿元产业
一位在巴黎的温州商人这样分析犹太商人的性格:“犹太人很厉害,他们有两件法宝:一件是每个犹太人从小被告知,他们永远是犹太人,他们都能讲自己的话;二是犹太人到哪里,都很虚心地向那里的社会学习,了解、掌握那里的情况,吸收那里的优势和长处,因此,他们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精明的浙江商人似乎已经从犹太人身上学到了这两点。更甚者,已经出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一组数据显示:目前有超过500万名的浙商在全国各地和世界五大洲创造着财富;到2004年末,浙江全省民营企业有33.32万户。
因此,可以这样说,浙商是当今中国人气最旺的创富商帮,浙商已经成为全国人数最多、分布最广、影响最大的创业群体。邹云光就是这个创业群体中极具代表性的一员。
邹云光从1983年开始卖纽扣,2003年,邹云光投资2000万元买断了原大连富田服装有限公司,2004年,创立大连富伸服装有限公司。
有这样一本书,写了100位在温州、在全国、在世界事业有成的温州商人故事。其中有一篇的题目为《桥头镇走出的纽扣大王》。就是讲这位闻名遐迩的“纽扣大王”创业致富的故事。
1983年,那时的邹云光才18岁。他只身一人背着4大包、几万粒纽扣,乘船来到了海滨城市大连。那时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他回忆说:“下船后我住在站前旅社,8角钱一宿还觉着贵呢!当时想,这座城市多美啊!我若能在这个城市当个二等公民也就行了。于是,每天起早贪黑到服装厂推销扣子也不知道啥叫累。后来有点钱了,我住进了曙光旅社;再后来,又住进了人民旅社,现在这些旅社都没了,但那时的奔忙记忆犹新。”
这些旅社的消失当然是城市发展的结果。然而也正是城市的建设与发展,圆了邹云光的“大连情”、“纽扣梦”。
那时的服装城以大批量加工出口为荣,加之一届接一届的服装盛会,让邹云光原始积累阶段的“二道贩子”生意挺顺。很快,他就成立了大连永连服装配料经销部,虽说挂靠在浙江,做的却都是大连的生意。生意越做越大,纽扣越背越沉。渐渐他将原始的现货交易,变成了订单交易。只拿着样品,穿行在大连的大街小巷,找客户,签订单,然后把一笔笔几万粒、十几万粒、几百万粒的订单拿到温州去加工。据说,在温州的“纽扣销售大军”中,实现这种转变的,邹云光是第一人。
在商海中又翻腾了几年后,邹云光突然萌生了要自办实业、自制纽扣的想法。
1993年,邹云光在温州的“纽扣之乡”,大大地风光了一把。他成立的温州迈利达纽扣制品有限公司,花100万美元从意大利引进了一条国际领先的纽扣生产线。这是温州的第一条从国外引进的纽扣生产线。
让大连人匪夷所思的事发生在1994年。
邹云光花了200万元人民币,把大连某塑料厂引进的一条意大利纽扣生产线买了下来,据说当初也是百万美元引进的,运到温州,从而使得他的企业一下子拥有了两条国际领先的纽扣生产线,形成了年产亿粒纽扣的生产能力。刚过了一年,邹云光又买断了北京拉链总厂的设备,两年后在温州建起了规模化生产的拉链厂。当时有些人对他的这些举动百思不解:为什么都是在温州建厂,而不是在大连建呢?邹云光笑着说:“想过,也干过。像北京拉链总厂的设备,先是拉到大连干了两年,结果是赔了200万,然后才搬到了温州。或许因为我的家乡桥头镇是出了名的‘纽扣之乡’、‘拉链之都’吧,全镇有500多家做纽扣和拉链。”邹云光说。
纽扣和拉链走进了大连的服装生产厂家,然后,随着服装出口走进了国际市场,再后来是向东北、华北辐射。到现在,他已在上海、北京、天津、青岛、合肥等地建立了销售分公司。凭借一粒粒小小的纽扣和一根根细长的拉链,他的企业年销售总额已过亿元。在这亿元的大盘子里,在大连本地的销售份额只占到15%,余下的85%,一半在国内,一半在国外。刚刚起步的服装生意,虽说是在大连建立了一大生产基地,但在邹云光的思维中,它最终会是一大“示范基地”。
在他的目标中,在浙江,在广东,都会有他的设计中心和集约化生产中心。而销售中心与研发中心则一定会是在大连。
精明加视野开阔的邹云光,一旦当上了“纽扣之乡”、“拉链之都”的领头羊,就不再落伍。10年间,他不断地从意大利引进先进设备,追赶着世界前行的脚步。他很自信地说:“在纽扣行业我一直是领头羊,现在也是。”
果断决策  卡洛佳创造品牌神话
邹云光的“纽扣大王”自然当之无愧,而真正让大连人刮目相看的却是在最近两年。
2003年的某一天,朋友聚会时说出一条信息,位于大连开发区的国有资产控股企业“富田洋服”要出让。朋友戏言:“邹云光啊,要不要买下来啊。”当时的邹云光,以戏还戏,并没太在意。而那天晚上,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凭借多年为服装厂配套的积累,他深知,那是家相当不错的企业。合资时引进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设备。“富田洋服”也曾成为东北三省的西服第一品牌,鼎盛时年产值达几个亿。自己为其服装配套已有20年,要不要再向前迈进一大步?
或许是性格使然,一经动了一种意念,就挥之不去。一连两天两夜,他难以吃好睡好。最终作出了这样的决定:投资1000万元,买断“富田洋服”的全部有形资产。
2003年12月,“富田洋服“的有形资产顺利地归属到他的麾下,企业改名为大连富伸服装有限公司,富伸又从意大利公司转让了一个品牌叫“卡洛佳”。此举,不仅标志着他新增了占地1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7500平方米的标准厂房及设备,更重要的是拥有了这个经营了15年的企业所沉淀下来的技术、管理人才。成功收购了中日合资企业“富田洋服”,还标志着他成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进程中,投巨资盘活大连服装业不良资产的温州第一人。
邹云光向我们介绍说,卡洛佳高级服装的设计思想源自欧洲,经过国内外一批思想敏锐,而又前卫时尚设计师的共同努力和全面整合,构筑了独特的设计内涵;采用欧洲流行的设计理念和正统的意大利版型风格,通过众多名师反复实践,设计出适合东方男性体形结构的东方欧式版型,使卡洛佳产品达到了中西和谐、人衣合一的神韵。
卡洛佳80%的原材料来自于意大利、英国、日本和德国,如:Ermenegildo Zegna、TAYLOR& MLYUKL等世界一流面料公司的优质面料,配以德国的优质辅料,融合意大利、日本的工艺,利用大连一流传统的缝制技术工艺资源,在多名常年驻厂外籍工艺师精心指导下,对每一个细节进行有效控制,使卡洛佳所缝制的每一款成衣,更具有意大利典雅和时尚风格,使卡洛佳产品的完美品质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准。目前,卡洛佳正以高起点的、创造卓越的品牌发展战略,全力打造东北第一服装品牌,重振东北服装业雄风,让大连缝制名扬四海。
邹云光说,卡洛佳是我们自己的品牌,一个既具有西方当代最前卫的设计理念,同时又特别适合东方穿着,并闪烁着足球城的阳刚、挺拔和浪漫之都的时尚潇洒之光的大连特制精品,品牌卡洛佳(KALLCA),业已新鲜出炉,又相继在北京中国服装博览会和大连国际服装节登台亮相,不但引起了众多中外人士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评价,还一举赢得了“最佳时尚品牌”、“中国市场信誉知名品牌”等桂冠。
21世纪的服装理念已经大大区别于上个世纪,从蔽体的基本作用到今天的彰显身份地位,从追赶潮流到张扬个性、体现新文化,服装的作用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综观国内服装厂家20余年的发展历程,其中失败与成功均可圈可点。但是,凭心而论,我国目前仍未有如皮尔·卡丹之类称霸世界的服装品牌。那么该如何打造服装品牌的竞争力呢?
邹云光分析说:“从产品角度来看中国的服装行业,我们不难发现,摆在众多企业家面前的首要难点即是服装的质量问题。从产品的面料选择到款式的设计,从产品的工艺到对流行趋势的把握,我们都远远落后于国际知名品牌。所以,中国服装业如想崛起,那么首先应从质量抓起。”
“有品质,才能有未来”,邹云光如是说,“中国的服装品牌还谈不上自己设计,只能跟踪把握国际潮流。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敏锐的眼光来追击国际服装款式的发展趋势,通过准确的市场定位,继而和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进行及时的沟通,来对我们的产品进行完善,进行中国化的再设计达到提高品质的目的。这就要求我们的经营者暂时收缩自己的‘胃口’,瞄准某个细分市场并推出对应的个性化产品,然后坚贞不渝的走下去,直到品牌被消费者所接受。现如今的服装市场,空白点即将消失殆尽,如果经营者还不能抓住这最后的末班车,向个性化靠拢的话,那么将来的生存将更加艰难。”
2004年9月,“卡洛佳”第一次走进了大连国际服装博览会。投入百万进行品牌宣传,占据了整整10个摊位,让球星李明做形象代言人,这一切,给了业内外以不小的震动。一位业内人士看得明白——大连有两大名片,一为服装城,二为足球城,邹云光是将城市的两大品牌优势集于一身啊。
除了品牌宣传投入外,邹云光还将富田原有的技术人员悉数请了回来,并投入近千万元新增了设备。而且他还制订了一个超凡脱俗的计划:企业保持5年零利润,盈利多少投入多少。如此投入,目标是什么?邹云光说:“浙江有个西服品牌叫报喜鸟,一年大约做60万件套西服,其工厂规模与富伸不相上下。大连作为一个服装城,应当拥有一个面向东北的百万件套西服生产厂。我想富伸凭借天时地利人和,完全能够实现这个目标。”
2004年,卡洛佳被大连市工商局授予“大连市著名商标”称号,被有关部门评为“中国市场信誉知名品牌”和“辽宁省十佳信誉知名企业”;2005年,卡洛佳被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指定为俱乐部成员的礼服套装。
与诸多温州人创业模式不同的是,20年来,邹云光一直在大连创业与发展,而他的纽扣生产企业却一直不在大连。拿时髦一点的话说,他是将“总部经济”设在大连。
我们再次问到邹云光,你的销售在大连,你的生产在温州,何必战线拉得这么长?这次他没有回避,回答得很有远见卓识:大连是国内外市场的桥头堡,内可辐射东北华北,外可直接出口,因而在这里建立销售大本营,应该是最佳选择。而他的家乡被人誉为“纽扣之乡”、“拉链之都”,国内外的纽扣都往那里集中,再从那里销往各地。那里的老乡们,只要看到营销人员从国外带回一把新扣子,甚或是看到人们衣服上的新扣子,立马就会模仿出来。在那里建立的生产基地,等于将“研发中心”一并解决了。当然,将企业总部牢牢定在大连,还蕴含了邹云光那深深的大连情结——是大连成就了他的青春创业梦。
2007年8月,邹云光和他的同仁斥资5500万收购了大连著名百货公司——天百大楼的北楼,更名为“新天百大楼”,计划在2007年底正式开业。随这次收购的成功,“创国际品牌,铸百年企业”,一个新的战略构想在邹云光的脑海里跃然而出,邹云光踏上了更为光辉的征程。

上一位:邹立朋
下一位:邱正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