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会名家

企业维权

中国企业海外赢了“知识产权”官司后的法律思考

2007.12.02
专家:进入国际市场前应进行法律风险预测 

中国企业在美大胜美国公司,在欢欣鼓舞之余,许多人会问,美国莱付顿公司使用了哪些法律手段对付通领集团?中国通领科技集团为什么会成为首个涉外知识产权案的赢家?这个官司为其它中国企业提供了哪些可借鉴的经验?带着这些问题,《市场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王宗玉教授和北京展达律师事务所主任肖勇律师。 

胜诉原因:掌握先进技术将诉讼进行到底。 

法律影响: 

提供借鉴经验警示国外企业 

肖勇律师认为,此案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其在许多方面具有深远的影响。从法律方面讲,肖勇律师认为其有两方面影响:首先,坚定了中国企业积极参加诉讼的决心,并为今后类似的诉讼提供了值得借鉴的宝贵经验。 

其次,美国企业惯用的手段遭遇到了失败,对国外企业起到警示作用。肖勇律师对《市场报》记者分析说:“莱付顿公司挑起诉讼时,采用了两种方法给通领制造麻烦,一个是在不同的地方法院起诉,另一个是将诉讼拖延了足有3年之久。这两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莱付顿公司在法律程序上大作文章,意图通过冗长的司法程序从经济上拖垮通领公司,进而达到将其排挤出美国市场的目的。” 

专家建议: 

进国际市场前做法律风险预测 

当《市场报》记者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王宗玉教授给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中国企业提出一些法律建议时,他说:“中国企业对规避法律风险应做充分准备,了解和掌握竞争对手所属国家在该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和法律法规,以及国际条约、标准、惯例和法律环境,做到知己知彼。比如,我国的牙膏在国外就遇到了问题,因为我国的牙膏标准与欧盟的不同。” 

肖勇律师说:“中国企业应在进入国外市场前对自身有可能遭遇的法律风险进行预测。通领与美国律师合作进行风险预测,将法律风险作为整体经营战略的一个组成因素考虑的做法就十分科学。这样,往往能抢占先机、规避风险。”肖勇律师还提醒国内企业:“根据我的从业经验,大多数企业总是要等到被起诉时才与律师联系, 而此时已十分被动。一些企业能够在商业计划阶段咨询律师,并根据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综合考虑法律方面的风险,往往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 


赢家:学会运用西方“知产”保护游戏潜规则 

“要坚持战斗直至全胜!这个官司引发了我对中美知识产权官司的思考。如何应对愈演愈烈的贸易磨擦和知识产权纠纷,缓解和规避国际贸易中的矛盾,营造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十分重要。”中国通领科技集团董事长陈伍胜在谈到与美国企业巨头较量时说。 

通领集团成就了中美知识产权官司中国企业获全胜的神话,其有何制胜法宝?他对在海外经营的中国企业有哪些建议?《市场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陈伍胜董事长。 

海外公司用以狼对羊战术 

打击竞争对手 

陈伍胜董事长告诉《市场报》记者:“莱付顿公司无论竞争对手是否侵权,先后在多个不同的联邦地方法院起诉,使对手在美国挣来的钱还不够打官司的诉讼费,迫使对手退出美国市场。” 

陈伍胜还说:“他们还采用围而不打的手段,利用美国三审制的法律体系和没有规定庭审时限的司法程序,就是知识产权官司可以打几年,也可以打数十年。他们并不追究维权结果,而是以种种借口拖延审判期限,利用漫长无限期的官司,慢慢地将竞争对手财力消耗殆尽,直至倒闭。” 

他比喻说:“这种以狼对羊的战术,已被越来越多的海外大公司效仿,作为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形成了狼群对羊群的绝对战略优势,严重危害了中国企业的根本利益。” 

要学会运用 

西方“知产”保护游戏潜规则 

记者问陈伍胜:“这3年官司打下来,一定引发了您对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方面的许多思考,能否为中国企业提供一些启示和借鉴?”“是啊,这3年官司打下来,的确引发了我的许多思考。实践证明,我们事先在美国律师事务所取得的非侵权法律意见书提升了我们应对诉讼的自信,为最终胜诉奠定了基础。” 

他提出,中国企业要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学会运用西方知识产权保护的游戏潜规则,突破国际市场的“专利门”。 

建立“知产”保险体系 

提高抗风险能力 

陈伍胜认为,引用美国知识产权社会保险体系的市场商业化的运作模式,构建中国知识产权的社会保险体系,建立以行业为主体的知识产权诉讼风险基金,抗衡海外企业滥用知识产权的恶意诉讼,提高企业整体抗风险能力,是中国企业的当务之急。 

陈伍胜还说:“另外,还要培育中国企业敢于应对恶意诉讼的‘亮剑’精神。”□本报记者 焦艳玲